中国教育设计联盟  
曾辉:中国缺少设计经纪服务体系!
尽管这是两年前的一篇采访,但依然有很高的含金量,中国教育设计联盟将其摘录过来,亦是希望为设计的规范化起点绵薄之力。
  初识曾辉先生,是读他几年前的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创意设计产业的问题与对策》,字里行间透着犀利。见到“真佛”,觉得文如其人这话也不尽然,话语间流露出的更多是谦和与诚恳。或许这与他的“圆规论”有关,他将自己比作圆规,一只脚立足于艺术设计专业,另一支脚画着各种大大小小的项目与事业之圆。我想,这应该算是“立本道生”另一种境界了。目前,他正积极通过北京国际设计周等项目平台,致力于促成设计经纪服务体系的建立。

  《创意世界》:这几天北京时代美术馆举办纪念您父亲曾凡恕先生的画展《曾凡恕画迹》o他老人家一生从事艺术创作、研究和艺术教育工作,近半个世纪中国美术史又失去了一位亲历者。在追思的同时,更值得向他致敬。

  曾辉:谢谢!我父亲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画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许多绘画作品,也都带有不同时期鲜明的政治与文化印迹,他的经历也是那一代中国普通艺术家的基本轨迹。

 
  《创意世界》:他对您的成长经历应该是很有影响的吧

  曾辉:从儿时起,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父亲毕业于西南美专,现在的四川美院,是建国后第一届绘画专业的毕业生。受他的影响,我从小喜欢绘画,弟妹中也唯有我子承父业。其实,我父亲的艺术路径是“随遇而安”的。有些话当时我并不以为然,现在越来越明白了。比如他讲的亭子故事,他说古人在路上设立亭子就是要让路人歇歇脚、看看风景,这样才能行得更远。所以最近我为父亲编写了一本《曾凡恕画迹》,以表达对他艺术所作所思的追述。

  《创意世界》:您上的是中央工艺美院吧,为什么是这所学院?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曾辉:我边工作边补习终于在1987年考上了,专业是艺术设计史论。报考的理由有两个:首先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喜欢找寻生活中的美。我认为“悦目才能养心”,如果我们看不到生活中的美,内心是不会愉悦的。而艺术设计就是教人怎么去发现美的。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因为当时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是中国最好的艺术设计学院,现在已变为清华美院,汇集了庞熏巢、雷圭元、张仃、昊冠中等中国一批最优秀的艺术设计学者,艺术观念和设计思维从一开始就跟别的美术学院不同,从骨子里受到现代艺术的影响。

  《创意世界》: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活尤其是艺术院校的生活对您之后从事设计管理工作有什么关联?

  曾辉:那个年代的人相对单纯,但思想很活跃。我们上大学时经常“卧聊”,定点熄灯后就躺在床上聊东聊西,从黑格尔到尼采、从巴洛克到毕加索。中央工艺美院的教育思想和文化体系为我后来事业路径的选择提供了很多思考。另外我当过学生会主席,几乎每周两三次邀请文化界、艺术界、思想界、艺术界的学者到学校免费给学生做讲座,包括李德伦、田壮壮、于是之老先生等。因为从那个时候起就有所积累,现在的是从多角度参与艺术、设计的从业者。尽管做一些跨界,换了四五个职业,我始终没有偏离艺术设计这个圆心。也就是说,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圆规,圃可大可小,但要有一个支点,那就是艺术设计。我现在更多的是做设计管理和设计产业推动工作,做一些体现艺术设计的社会责任的事情。


  《创意世界》:常说学以致用,毕业后您是否也实际参与了设计?

  曾辉:毕业后先留校任教4年,刚开始主要做一些行政事务,另外也在做《设计》《中国画院院刊》等杂志的编辑。跟各专业的老师在一起,进一步充实了我的专业内涵。这四年等于上了个没有学位的研究生,但收获绝对比单纯地上研究生要大。1994年时候,我开始感觉到:设计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学术、理论上,当时的老院长、焦墨画家张仃先生也鼓励我走出学校,到社会上干些事。之后,我先是参与创立了当时的经纬设计公司,这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包括平面设计、环境设计、建筑设计、服装设计的综合性国有设计公司。不到两年时间,由于体制弊病,许多创始时期的核心人员都走了。1996年我成立了北京辉视企业形象设计中心,主要做企业Ⅵ设计,包括中信公司、伊利公司、中国一汽等上百个项目。尽管做的还可以,但我总觉得这些事情不能体现我骨子里想做的事情。

  《创意世界》:骨子里想做的是什么事呢?

  曾辉:我始终认为设计不仅仅是帮助企业做一些品牌形象设计,还应有设计的社会责任和产业化思考。我开始关注一些带有公益性项目的设计,参与大量的设计展会、学术交流、论坛讲座等活动。另外,我还做了些社会公众的设计普及教育,如帮助北京崇文区教委和科协开展中小学设计普及教育活动,并编写了《设计的故事》,教育孩子们懂得用设计审美的思维方式来考虑问题。后来,我又参与做社区形象设计,如东花市街道社区形象和花市民间手工博物馆项目。

  《创意世界》:看您看来,什么样的设计师才是好设计师?
  曾辉:我认为为民生着想、为环境考虑的设计才是好设计。设计豪宅的设计师不一定就是设计大师,恰恰是那些能够为中低收入阶层用得起的好设计,才是伟大的设计师。中低收入阶层更应该享受到设计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因为他们本来钱就不多,如果没有好的设计让他们也得到生活品质的基本满足,对他们来说就是好设计的缺失。我也常提到设计民主化的问题,是要提倡那些让所有人买得起的设计,大批量产的福特汽车让更多开上了汽车,使汽车不再仅是有钱人的特权,就给社会带来设计的民主性,为民生而设计,这就是设计的民主化带来的价值。

  《创意世界》:下面的话题可能会沉重一些。几年前您写过一篇很犀利的文章,指出了设计产业中的种种问题。我发现有些问题依然如故。

  曾辉:中国设计的发展确实面临很多瓶颈或短板,总体来讲是因为中国缺乏为设计经纪服务的体系。艺术家、歌星都有经纪人体系,但是设计没有经纪人。设计要想形成设计市场,就必须要形成设计经纪服务。而设计经纪服务最核心的就是设计版权的认证和保护。当然也包括设计金融服务、设计进出口的保税服务、设计的营销服务和推广服务等等。我做过分析,所有重点的设计经纪服务环节缺少30多个,制约着整个创意设计产业的发展。中国不乏优秀设计师,缺乏的是优秀设计管理者和设计经纪人,商业缺乏设计买手机制,企业缺乏设计执行官。有了设计经纪服务体系支撑,我们的设计产业价值才能更好发挥其核心价值作用。
  《创意世界》: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曾辉:这个问题取决于整体的经济环境。看做这个行业是否“名利双收”,也就是说看在国内做设计经纪人能不能赚到钱。从国际上看,设计经纪人跟律师一样,是高收入群体。很多大品牌,背后都有设计经纪服务体系在支撑着。很多国家也有国家级设计经纪服务体系支撑,最典型的是撒切尔时代的国家设计战略委员会,撒切尔亲自做主席。修订设计可口可乐字体的著名设计师罗维,就是美国罗斯福总统的设计顾问。这个设计产业领域如果能够吸引到一些从事资本金融、版权服务、营销推广的人,能够让设计转化成产业所需市场所求的,才能使设计价值最大化。今年北京国际设计周就首次提出设计消费的概念,目的是培育我们的设计市场。


 
  《创意世界》:您似乎在许多场合都在积极倡导这一概念。

  曾辉:设计消费是提升中国设计产业化、市场化的重要切入点,也就是说通过设计介入到终端消费,让消费者和公众买到有更好设计的产品,这样就能促进企业关注设计,甚至可以倒逼企业重视原创设计、研发设计,乃至采购设计版权,交易设计。也要让消费者进一步认识到购买的不仅是物品,而是设计,设计是隐藏在物品背后的核心价值。虽然中国是最大的消费市场,但不是最大的消费设计市场。而国外,如日本的家庭用品普遍有设计感,设计消费已经在日本成为常态。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但不能让这些成为设计上粗制溢造的口实。

  《创意世界》:这实际上是对设计乃至对设计产业的重要性的一种重新认识。

  曾辉:没错。米兰设计周是世界上最大的家居、灯具、生活用品等市场的设计市场,全球都到那里去采购设计、购买设计版权。米兰设计周是北京国际设计周学习的标杆,我们要把北京设计市场培育成为设计版权交易中心、设计服务采购中心和设计消费营销中心。让全国各地都来北京来采购设计、购买版权。过去把设计叫做附加价值,现在应把设计叫做产业、产品的核心价值。这样就能让更多优秀的人加入这个行业,让这个行业蓬勃发展。

  《创意世界》:说到了北京国际设计周,您是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应该最有发言权。

  曾辉:北京国际设计周是在推动“中国制造”要向“中国设计”转变,只有中国设计占据主体,产品的主体价值才能真正实现。这三年,我们一直想把北京国际设计周打造成为一个永不落幕的设计周,让它成为一个常态化的设计经纪服务平台,或者叫设计市场,而不仅是一个为期一周的大型文化活动。如果说前两年只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那么今年已经明确提出这个想法。


  《创意世界》:今年设计周有什么创新的内容?

  曾辉:除了设计消费季等创新项目外,其中那就要说设计拍卖体系和设计金融服务体系。保利和嘉德是中国两大拍卖机构,以前拍卖古董绘画,现在也开始拍卖桌椅板凳等设计品了。为了鼓励设计品拍卖,今年的北京国际设计周专门设立了设计促进奖,这个奖颁发给了保利设计拍卖专场。另外,还要考虑如何让设计被资本看上,让金融机构介入设计领域。北京国际设计周为此搭建一个开放性的展示、推介、交易服务平台,让设计能被懂设计的文化金融担保机构看上。优秀的设计如有资本介入、产业带动,就会形成很大的市场助推力。

  《创意世界》:回到刚才的话题,就是关于对设计乃至设计产业重要性的认识,这使我想到“设计之都”的评定,评定的标准是什么?北京被评上是否有“照顾”的成分在里面?
  曾辉:评定设计之都-的标准,核心就是看这个城市是否成为一个区域的设计中心,包括设计教育中心、交易中心,推广中心、消费中心。的确,原则上给一个国家最多两个设计之都,但是给我们中国3个城市授予“设计之都”的称号。联合国是出于推动全球创意城市的考虑,北京在迈向世界城市进程中,建设设计之都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北京是国家文化中心,也是文化创意领域的重要推动地,设计艺术类院校、设计机构、设计院所最多,人力资源、国际设计资源在北京,还有政策支持,比如北京市推行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双轮驱动,其中一个重要驱动力就是设计,因此,应该说北京是中国的设计产业资源中心。

  《创意世界》:您提到了北京市推动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双轮驱动,关于政府的作为如何以及如何作为,我很想听听您的见解。您在北京奥组委工作过,我想您也有这方面的亲身体验。

  曾辉:2006年奥运筹备期间,我到奥组委工作,任北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景观规划实施处处长,主要做的是奥运会形象景观总体规划与实施运行组织协调工作。国际奥委会要求在出现频率最高的场所一定要出现五环,说明他们对其品牌形象及设计价值的重视。作为具有国际品质的大型项目,尽管沿袭了国际奥委会视觉形象景观的标准,但是具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特色,强调了我们自己文化精神与文化元素,并从人文景观、功能景观、展示景观等体系应用方面做了很多统筹和突破。但是也有不足:北京奥运会停留在一个工业时代的奥运形象,是静态的,而伦敦奥运会是信息时代的奥运形象,是动态的。


 
  《创意世界》:这么说,政府要想作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您认为在促进设计产业发展方面政府是否有所作为?

  曾辉:还是大有可为的,设计产业也是重要的抓手。2012年的文化部十二五文化产业倍增计划,第一次明确把创意设计业列为了十大文化创意产业之一。文化部还有扶持创意设计人才培训计划,我也建议重点培养设计产业经纪人。北京市对北京国际设计周也高度重视,今年的北京市半年经济会议上还提到要重点扶持文博会和设计周,把北京国际设计周看作推动文化产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将其视为产业发展的核心价值。设计周的承办主体单位是歌华文化发展集团,主要承办的是国家和北京市的重大文化项目,是推动北京文化产业的重要力量。

  《创意世界》:依您的视角,您认为政府应该如何作为?

  曾辉:按照国际设计产业发展的模式来看,英国的设计产业发展模式的政府扶持型模式,是比较符合中国的。单纯靠企业自主研发来发展设计是不够的,特别是中小企业没有那么强的研发能力,设计产业是全球化产业,政府开始强调采购服务,也包括采购设计服务。另外刚才说到了国家将加强对创意设计经纪人才的培养,要培养的是设计经纪人服务体系,逐步形成中国的设计服务外包业务。政府要做的是帮助设计产业推出促进政策,促进和完善中国设计产业和设计市场的发展。

  《创意世界》:这对政府来说需要给予设计产业极大的支持。

  曾辉:的确如此。比如说到“智慧城市”,不仅是指信息化、数据化的城市推广模式,而是要通过智慧城市大设计,使公共服务、城市管理更加信息化、有序化、方便化。而且,城市公共服务设施的设计对城市管理的意义也确实重大,一些城市公交系统、地铁系统等引发的社会矛盾都可以用设计来解决。


  录音整理:陈雨婷



扫描二维码,获得联盟更多信息
热门文章
· 首届学校文化设计行业论坛顺利闭幕!行业同
· 关于举办“2017全国学校文化设计行业创
· 2017年12月20日不见不散!
· 联盟北京核心成员共同致敬教育工作者
· 春风意气两相得 执手同心共扬帆——中国教
· 2015年12月29日中国教育设计联盟召
· 互信互利 合作共赢 ——中国教育设计联盟
· 中国教育设计联盟章程讨论会暨同行交流会顺
· 中国教育设计联盟北京筹备会顺利举行
· 曾辉:中国缺少设计经纪服务体系!

关于我们 | 加入教育设计联盟 |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设计联盟(教设盟)
中国教育设计联盟——设计让教育更幸福 www.educhina.org.cn
QQ:287519938 QQ群:218054270
微博: http://weibo.com/chinaedudesign
备案号:京ICP备15002072号-5